总领馆发言人就香港国安法通过发表谈话
2020/07/01

  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于6月30日经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审议通过并正式施行。该法共6章、66条,明确规定了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和机构,分裂国家罪、颠覆国家政权罪、恐怖活动罪、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四类罪行和处罚,案件管辖、法律适用和程序,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机构等内容,建立起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国家安全属于中央事权,属于中央“保留管辖”的事项,包括立法权、执法权、司法权和行政管理权。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发生的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案件,中央基于“一国两制”原则,以及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充分信任和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的尊重,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管辖绝大部分案件,只保留极少数特定例外情形。一般情况下,该法规定的四类危害国家安全案件都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管辖,驻港国安公署和国家有关检察、审判机关只在三种特殊情况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的严重案件行使管辖权,并且要经过非常严格的审批程序。

  国家安全关乎一个国家的整体利益,中央人民政府承担根本的、最终的责任和义务。无论是涉及外部势力介入的复杂情况,还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国家安全遭受严重威胁,都超出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或其自身能够处理的限度。作为地方行政区域,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能力和手段有限,有力所不能及之处,也可能有“无权管、无力管、管不了”之情形,极端情形下,其自身安全甚至也需中央政府保护。中央保留对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必要的、最后的管辖权,可以防止出现因特别行政区不履行、无法履行或无力履行职责而导致国家安全受损甚至失控的严重后果。

  中央在特定情形下行使管辖权,无损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基本法享有的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司法管辖权是全国人大通过香港基本法授予的。基本法第19条规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司法管辖权本身就是有限制的,香港法院除了继续保留原有法律制度和原则对法院审判权的限制外,对国防、外交等国家行为也没有管辖权。明确中央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管辖权,是适应“一国两制”实践发展的新需要,是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律制度的补充和完善。该有关规定有利于堵漏洞,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行为,共同构建更加严密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全面贯彻“一国两制”方针。

  根据该法,基于保护国家秘密、案件具有涉外因素或者保障陪审员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等理由,审理危害国家安全案件可以不采用陪审团制度,而由三名法官组成审判庭审判。从外国司法实践来看,一些国家在涉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审理程序中,也采取限制陪审团审判的做法。比如法国规定涉恐怖主义案件的刑事陪审团由专业治安法官构成,以避免平民陪审员受到威胁;爱尔兰建立专门的刑事法庭,由三名法官审判恐怖主义犯罪案件,不采用陪审团审理。

  中央人民政府依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的维护国家安全公署是中央人民政府的派出机构,代表中央依法履行职责,不同于根据香港基本法第22条所指的中央各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的机构。规定驻港国安公署在特殊情况下拥有执法权具有紧迫性和必要性。必须预估到,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可能出现“管不了、管不好”的个别情况,中央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国家安全负有最大和最终责任,必须保留对这类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管辖权和执法权,否则可能导致该法无法得到有效执行,甚至使国家安全面临重大威胁。驻港国安公署行使执法权不会侵犯香港居民的合法权益。

  驻港国家公署在对相关案件进行管辖时,将充分保障香港居民根据香港基本法和两个国际人权公约适用于香港的有关规定享受的包括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机会、游行、示威的自由在内的权利和自由。该法对煽动类罪行的规定充分考虑到维护国家安全和保障人权间的平衡。《香港人权法案条例》第16条规定“意见和发表的自由”可出于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目的依法作出限制。《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第19条规定公民享有持有意见、表达自由和信息自由,但应受到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的限制。可见,言论自由及相关权利并非绝对性权利,须以不侵犯国家利益、公共利益以及他人权益为限。煽动罪行与正常的意见表达完全是两码事,两者不难区分。香港原有法律和其他国家法律都有涉“煽动”的规定,比如《美国法典》中规定“煽动推翻政府罪”。香港现行《香港刑事罪行条例》中也规定了“煽惑叛变”、“煽惑离叛”、“煽惑他人使用暴力”等罪行。

  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香港国安法,并将该法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区在当地公布实施,这是香港恢复秩序、由乱及治的治本之策,是“一国两制”实践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障香港长治久安和长期繁荣稳定,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提供强大制度保障,充分反映了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意志。

  香港国安法充分考虑维护国家安全的现实需要和香港特区的具体情况,从中央和香港特区两个层面就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作出系统全面的规定,维护了宪法和基本法确立的香港特区的宪制秩序,彰显了“一国两制”的内在要求。法律规管的是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四种犯罪行为,惩治的是极少数,保护的是绝大多数。法律实施后,香港的法律体系将更加完备,社会秩序将更加稳定,营商环境将更加良好,广大香港市民和各国在港人士和投资者都将从中受益,我们对香港的光明未来充满信心。

  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属于中国内政。中国政府坚持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任何势力、任何情况都动摇不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决心和意志,任何妄想利用香港危害中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图谋都绝不会得逞。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